13592365979
搜索

夏邑律师关于办理合伙合同纠纷一案

发表时间:2022-05-05 15:18

2014年6月15日,原告陈兴钊与被告张芝斌、江菊良及案外人张克龙、关勇、许峰、徐雷共7人签订合伙协议,约定出资分三次投入,其中陈兴钊总出资金额875000元,占合伙股份的17.5%,张芝斌与江菊良共同总出资金额1500000元,占合伙股份的30%。2014年8月10日,全体合伙人召开会议并形成《合伙股东决议书》,确认截止2014年8月5日,共投入资金2745451元,其中陈兴钊实际出资510000元,张芝斌与江菊良实际出资900000元;经全体股东协商后一致同意张克龙、关勇、许峰、徐雷等四人退出合伙,自《合伙股东决议书》签订生效之日起前的全部投入、全部资产归经营股东张芝斌和江菊良所有,案外人张克龙、关勇、许峰、徐雷等四人原出资款项打八折(80%)结算,张芝斌和江菊良每年偿还张克龙、关勇、许峰、徐雷等四人结算金额的20%直至付清为止,并按未偿还剩余结算金额以年息12%支付利息。陈兴钊改为有限合伙人,即名义合伙人,陈兴钊不参与合伙期间的生产经营和管理。《合伙股东决议书》第五条、经营管理:第一款,现陈兴钊全权授权张芝斌、江菊良在陈兴钊与夏邑县林星板业有限公司签订的租赁期内经营管理夏邑林星板业有限公司全部事务,期限为自本决议签订生效之日起至租赁期结束止。第二款,陈兴钊不再参加任何生产经营管理工作,在经营中对张芝斌、江菊良的经营管理有建议权,不再对生产经营、日常事务等享有管理权和决策权。未经张芝斌、江菊良同意,陈兴钊不得再授权委托他人进行经营管理,否则视为违约并赔偿全部经济损失。第七条、无法经营:如因政策原因、不可抗力、夏邑林星板业有限公司及安徽林星实业有限公司收回经营权,造成不能正常经营下去,股东按投资比例共同承担所有经济损失,原告承担经济损失的上限为未结算投资金额;第八条、股本收益:第一款,张芝斌、江菊良经营管理期间除第五条第2款、第七条情况发生外,自本决议签订生效之日起,陈兴钊投资金额分六次每年返还一次,直至租赁期结束付清。第二款,张芝斌、江菊良经营管理期间除第五条第2款、第七条情况发生外,张芝斌、江菊良按未返还投资金额×固定年收益率12%的金额,向陈兴钊支付收益。自本决议签订生效之日起至2014年底的收益,在2014年12月31日支付,自2015年起的收益每季度末支付一次,直至投资金额付清为止。第三款,张芝斌、江菊良承担除第五条第2款、第七条规定外的所有风险,并获取全部剩余利润及所有投入的资产剩余价值。协议生效后,至2017年8月31日,被告张芝斌、江菊良共返还原告陈兴钊投资款330000元及相应收益,尚欠投资款180000元及收益至今未还。 2014年6月15日,原告陈兴钊与被告张芝斌、江菊良及案外人张克龙、关勇、许峰、徐雷共7人签订合伙协议,约定出资分三次投入,其中陈兴钊总出资金额875000元,占合伙股份的17.5%,张芝斌与江菊良共同总出资金额1500000元,占合伙股份的30%。2014年8月10日,全体合伙人召开会议并形成《合伙股东决议书》,确认截止2014年8月5日,共投入资金2745451元,其中陈兴钊实际出资510000元,张芝斌与江菊良实际出资900000元;经全体股东协商后一致同意张克龙、关勇、许峰、徐雷等四人退出合伙,自《合伙股东决议书》签订生效之日起前的全部投入、全部资产归经营股东张芝斌和江菊良所有,案外人张克龙、关勇、许峰、徐雷等四人原出资款项打八折(80%)结算,张芝斌和江菊良每年偿还张克龙、关勇、许峰、徐雷等四人结算金额的20%直至付清为止,并按未偿还剩余结算金额以年息12%支付利息。陈兴钊改为有限合伙人,即名义合伙人,陈兴钊不参与合伙期间的生产经营和管理。《合伙股东决议书》第五条、经营管理:第一款,现陈兴钊全权授权张芝斌、江菊良在陈兴钊与夏邑县林星板业有限公司签订的租赁期内经营管理夏邑林星板业有限公司全部事务,期限为自本决议签订生效之日起至租赁期结束止。第二款,陈兴钊不再参加任何生产经营管理工作,在经营中对张芝斌、江菊良的经营管理有建议权,不再对生产经营、日常事务等享有管理权和决策权。未经张芝斌、江菊良同意,陈兴钊不得再授权委托他人进行经营管理,否则视为违约并赔偿全部经济损失。第七条、无法经营:如因政策原因、不可抗力、夏邑林星板业有限公司及安徽林星实业有限公司收回经营权,造成不能正常经营下去,股东按投资比例共同承担所有经济损失,原告承担经济损失的上限为未结算投资金额;第八条、股本收益:第一款,张芝斌、江菊良经营管理期间除第五条第2款、第七条情况发生外,自本决议签订生效之日起,陈兴钊投资金额分六次每年返还一次,直至租赁期结束付清。第二款,张芝斌、江菊良经营管理期间除第五条第2款、第七条情况发生外,张芝斌、江菊良按未返还投资金额×固定年收益率12%的金额,向陈兴钊支付收益。自本决议签订生效之日起至2014年底的收益,在2014年12月31日支付,自2015年起的收益每季度末支付一次,直至投资金额付清为止。第三款,张芝斌、江菊良承担除第五条第2款、第七条规定外的所有风险,并获取全部剩余利润及所有投入的资产剩余价值。协议生效后,至2017年8月31日,被告张芝斌、江菊良共返还原告陈兴钊投资款330000元及相应收益,尚欠投资款180000元及收益至今未还。


法院判决书如下:

夏邑县人民法院

民事案

(2021)豫1426民初4098号  

    原告:陈兴钊。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夏,河南栗城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被告:江菊良。

    被告:张芝斌。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国栋,侯晓宇(实习),河南华豫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原告陈兴钊与被告张芝斌、江菊良合伙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21年6月23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兴钊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夏、被告张芝斌的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国栋、侯晓宁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江菊良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兴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判决二被告偿还原告款项总计293276元;2.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4年8月10日,原告与包括二被告在内的人员签订了《租赁夏邑林星板业有限公司合伙股东决议书》(以下简称合伙股东决议书)。协议约定:第一条投入资金。陈兴钊投入伍拾壹万元整(510000元);第五条经营管理。原告全权授权二被告在原告与夏邑县林星板业有限公司签订的租赁期内经营管理夏邑林星板业有限公司全部事务。该条第二款并约定原告不再参加任何生产经营管理工作,不得再授权委托他人进行经营管理,否则视为违约并赔偿全部经济损失;第七条无法经营。如因政策原因、不可抗力、夏邑林星板业有限公司及安徽林星实业有限公司收回经营权,造成不能正常经营下去,股东按投资比例共同承担所有经济损失,原告承担经济损失的上限为未结算投资金额;第八条股本收益。二被告分六次每年返还一次原告投资金额,直至租赁期结束付清为止;二被告按未返还剩余投资金额×固定年收益率12%的金额,向原告支付收益至投资金额付清为止;该条又约定二被告承担除第5条第2款、第七条规定外的所有风险并获取剩余利润及所有投入的资产剩余价值。根据上述协议约定,原告投资510000元出资,按固定年收益率12%进行收益,不享有经营管理权,也不承担任何经营风险。所以,上述协议内容中的原告与二被告的法律关系系“名为合伙,实为借贷”的法律关系。二被告应依法承担还款付息的法律责任。由于二被告未完全履行还款付息的法律责任。所以,原告依法诉至法院,请求法院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张芝斌辩称,1.该案为合伙协议纠纷,不是民间借贷纠纷。由于本合伙协议中约定原告为有限合伙人,而有限合伙人只规定在《合伙企业法》中。本案应适用《民法典》与《合伙企业法》中有关合伙的相关规定;2.本案原告在诉状事实与理由部分诉称“名为合伙实为借贷”的法律关系不属实。本案原告本身是合伙组织的发起人,也是合伙项目与承包方夏邑林兴板业有限公司的签约人,本案原告与其他合伙之间自始至终没有出借资金收取利息的合意,不存在名为合伙实为借贷的事实;3.本案原告身份为合伙企业(组织)的合伙人,不是出借人。依据原告诉状中陈述的2014年8月10日《合伙股东决议书》第三条“退出合伙”的约定,本案原告没有退伙,至今仍是合伙组织的合伙人,只是转为有限合伙人。因本案原告没有退伙,所以原告不享有向合伙组织或其他合伙人要求退还投资和收取收益的权利。综上,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对张芝斌的诉讼请求。

    被告江菊良未提出答辩意见,亦未到庭参加诉讼。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原告提交的证据有合伙股东决议书、其他应付款明细账、中国银行交易流水明细清单、夏邑林星板业有限公司租赁合同、二被告欠原告投资款及固定收益清单。被告张芝斌提交的证据有2014年6月15日陈兴钊、张芝斌、江菊良等七人租赁夏邑林星板业有限公司合伙协议,2015年3月15日张芝斌与江菊良股份转让协议。被告江菊良未提交证据材料。被告江菊良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放弃对证据进行质证及对案件事实进行抗辩的权利。

    被告张芝斌对原告提交的合伙股东决议书、其他应付款明细账、中国银行交易流水明细清单、夏邑林星板业有限公司租赁合同的真实性无异议,原告对被告张芝斌提交的陈兴钊、张芝斌、江菊良等七人租赁夏邑林星板业有限公司合伙协议的真实性无异议,上述证据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相关,本院予以采信。被告张芝斌提交的其与江菊良股份转让协议,没有原告签名确认,对原告不产生约束力,不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原告提交的二被告欠原告投资款及固定收益清单,系原告单方制作,没有被告签名确认,且被告张芝斌不予认可,本院不予采信。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4年6月15日,原告陈兴钊与被告张芝斌、江菊良及案外人张克龙、关勇、许峰、徐雷共7人签订合伙协议,约定出资分三次投入,其中陈兴钊总出资金额875000元,占合伙股份的17.5%,张芝斌与江菊良共同总出资金额1500000元,占合伙股份的30%。2014年8月10日,全体合伙人召开会议并形成《合伙股东决议书》,确认截止2014年8月5日,共投入资金2745451元,其中陈兴钊实际出资510000元,张芝斌与江菊良实际出资900000元;经全体股东协商后一致同意张克龙、关勇、许峰、徐雷等四人退出合伙,自《合伙股东决议书》签订生效之日起前的全部投入、全部资产归经营股东张芝斌和江菊良所有,案外人张克龙、关勇、许峰、徐雷等四人原出资款项打八折(80%)结算,张芝斌和江菊良每年偿还张克龙、关勇、许峰、徐雷等四人结算金额的20%直至付清为止,并按未偿还剩余结算金额以年息12%支付利息。陈兴钊改为有限合伙人,即名义合伙人,陈兴钊不参与合伙期间的生产经营和管理。《合伙股东决议书》第五条、经营管理:第一款,现陈兴钊全权授权张芝斌、江菊良在陈兴钊与夏邑县林星板业有限公司签订的租赁期内经营管理夏邑林星板业有限公司全部事务,期限为自本决议签订生效之日起至租赁期结束止。第二款,陈兴钊不再参加任何生产经营管理工作,在经营中对张芝斌、江菊良的经营管理有建议权,不再对生产经营、日常事务等享有管理权和决策权。未经张芝斌、江菊良同意,陈兴钊不得再授权委托他人进行经营管理,否则视为违约并赔偿全部经济损失。第七条、无法经营:如因政策原因、不可抗力、夏邑林星板业有限公司及安徽林星实业有限公司收回经营权,造成不能正常经营下去,股东按投资比例共同承担所有经济损失,原告承担经济损失的上限为未结算投资金额;第八条、股本收益:第一款,张芝斌、江菊良经营管理期间除第五条第2款、第七条情况发生外,自本决议签订生效之日起,陈兴钊投资金额分六次每年返还一次,直至租赁期结束付清。第二款,张芝斌、江菊良经营管理期间除第五条第2款、第七条情况发生外,张芝斌、江菊良按未返还投资金额×固定年收益率12%的金额,向陈兴钊支付收益。自本决议签订生效之日起至2014年底的收益,在2014年12月31日支付,自2015年起的收益每季度末支付一次,直至投资金额付清为止。第三款,张芝斌、江菊良承担除第五条第2款、第七条规定外的所有风险,并获取全部剩余利润及所有投入的资产剩余价值。协议生效后,至2017年8月31日,被告张芝斌、江菊良共返还原告陈兴钊投资款330000元及相应收益,尚欠投资款180000元及收益至今未还。

    另查明,2014年4月12日,陈兴钊与夏邑林星板业有限公司签订租赁合同,租赁期限为六年,自2014年6月10日起至2020年6月9日。

    本院认为,被告张芝斌、江菊良与原告陈兴钊等七人达成合伙协议,共同出资经营生意。在合伙经营期间,全体合伙人召开会议,就案外人张克龙、关勇、许峰、徐雷等四人退伙;陈兴钊将投资权益转让给张芝斌、江菊良,陈兴钊不参与合伙期间的生产经营和管理,陈兴钊的投资款返还及收益支付等事宜达成一致意见并签订协议。该协议系全体合伙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各方均应按照协议约定全面履行各自的义务。按照协议约定原告陈兴钊将投资权益转让给被告张芝斌、江菊良,被告张芝斌、江菊良分六次返还原告陈兴钊投资款510000元,未返还的投资款按年12%向原告陈兴钊支付收益。被告张芝斌、江菊良已向原告陈兴钊支付了部分款项及相应收益,下欠款项180000元及收益未按约定付清,已构成违约,依法应承担违约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五条规定,合伙的债务,由合伙人按照出资比例或者协议的约定,以各自的财产承担清偿责任。除法律另有规定外,合伙人对合伙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涉案协议第八条股本收益中约定,张芝斌、江菊良经营管理期间除第五条第2款、第七条情况发生外,陈兴钊投资金额分六次每年返还一次,直至租赁期结束付清;张芝斌、江菊良经营管理期间除第五条第2款、第七条情况发生外,张芝斌、江菊良按未返还投资金额×固定年收益率12%的金额,向陈兴钊支付收益,直至投资金额付清为止;张芝斌、江菊良承担除第五条第2款、第七条规定外的所有风险,并获取剩余利润及所有投入的资产剩余价值。本案中,因被告张芝斌、江菊良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在其经营管理期间有协议约定的第五条第2款、第七条情况的发生,故被告张芝斌、江菊良应按照协议约定返还原告陈兴钊投资款并支付收益。被告张芝斌关于本案原告陈兴钊没有退伙,不享有向合伙组织或其他合伙人要求退还投资和收取收益权利的抗辩主张,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五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张芝斌、江菊良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陈兴钊投资款180000元及收益(收益以180000元为基数,自2017年9月1日起按照年利率12%计算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最高限额为113276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2850元,由被告张芝斌、江菊良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章分类: 典型案例
分享到: